从广州市区驱车两个多小时,历经九转十八弯的盘山公路,到达地处广州北部山区的乐明村时,车上的大半人手机信号都消失了。抢占小C君眼球的是道路两旁苍翠的竹子,细看才发现零星几家陈旧民居掩映在山林间。

 

山清水秀的乐明村

村子道路上空荡荡

不过,就在12月24日,乐明村迎来了很多客人,原来是村中的国内首个由公益机构(广东省绿芽乡村妇女发展基金会)邀请发起的乡村美术馆——源美术馆的“溪流域”驻地开放展要办开展仪式,各方有志之士汇聚一堂,见证乡村与艺术如何撞出火花。

 

让艺术与生活,如溪水流淌

 

本次展览以“溪流域”为主题,灵感正是来源于乐明村那条清澈的溪流。驻地策划人银坎保和艺术家胡尹萍、季怡雯、康靖、王澈、吴青峰、文皆俊杰都捧出了自己满意的作品,西三歌队还带来了本土特色的歌曲演奏。

 

艺术家作品概览

活动现场聚集了许多村民,他们脸上无不闪动着兴奋,小朋友在作品和人群间好奇穿梭。还有村民带着自家的果蔬来叫卖,热情招呼大家品尝。

现场聚集了好奇的村民

艺术家文皆俊杰就带来了一则发人深思的作品《共同劳作》,他将自己头上画了wifi信号,靠近他就会有10个人有信号,他将自己与科技进行融合。而在另一边的田垄上,扫地机器人戴着草帽和他共同完成了一次在土地上的劳作呈现,探索代码时代的生命形式与自我未来的预先体验。

文皆俊杰作品:共同劳作

 

艺术家们发现问题,并呈现出自己的思考,这正是所有行为与举措的第一步。

 

发起人、策展人、艺术家等合照

在自然的源头,寻找艺术的源头

 

据广州美术学院陈晓阳副教授介绍,源美术馆进入乐明村的契机来自于这里村民的开放性。

 

 

广美副教授、项目发起人陈晓阳

 

“例如以玲姐为代表的这一批60后农妇,是改革开放以后第一批打工妹,其实都有城市经验,她们并不是封闭的”,陈教授说,“她甚至还超前意识到农药化肥与环境与土地的关系,这让我们很惊喜。而且这个地方的自然层次很丰富,艺术家在这里是能得到启发的。”

 

有过打工经历的农妇玲姐

 

“我们将源美术馆和这个乡村当做一个创作的场域,去发现,去思索,去表达。”具有社会参与式艺术经验的陈教授看得到这些作品的价值,还和艺术家将它们带到更多地方去。

项目自2016年启幕以来,已经有两批艺术家在这里进行实地考察、生活和创作,还与村民进行友好对话和互相启发。无论是以物易物,还是源味厨房,都是对山村内在秩序生态的刺激,艺术家胡尹萍向CSR环球介绍,“无用之后是思考,思考之后是改变。”

 

和村民互相学习、碰撞

 

艺术家还发掘了当地的山歌、木工艺等特色文化,进行了作品的融合和再创作。未来更会有技艺的培训,让他们看到身边的东西也是有价值的。

 

角柜的重生

 

乡村活化的可能性探索

据广东省绿芽乡村妇女发展基金理事长蔡文方(以下简称,蔡姐)介绍,乐明村一无所有的现状让他们觉得,如果在这样一个基础薄弱的普通村庄做出一些有效改变,也许会成为更具借鉴意义的乡村活化标本。

 

 

说起这几年的变化,蔡姐语气里满是惊喜,“我们一起做自然教育径、做保护水源、农产品开发,现在也都卓有成效,而且艺术活动对他们的影响是看得到的。”

“这个地方的人有很多打动我的地方”,蔡姐向CSR环球介绍,“村民愿意在原有的秩序下,接纳我们,给出反馈,比如吃饭摆盘,在门口用石头做装饰。”

 

村民在自家门前做景观小品

 

玲姐有句话流传很广,“我不知道这些艺术家来干什么,但我知道以后我的孙子和其他村子的孩子就会不一样!”

 

陈教授相信,参与式的艺术体验是能长远影响乐明村的。在艺术家开了头之后,其他人会给这个半命题填上丰富的答案。为何艺术能唤醒一座村庄?用艺术的方式给村落的人提供更多的冲击和思考,自然能影响它的发展走向。村与艺术并不是绝缘的。

 

用艺术的方式来思考和解决乡村固化和扁平化的问题,是一种全新的尝试。但我们有理由相信,它带来的持久影响是具有极大借鉴意义的。乐明村代表的这一类村庄,正是缺少这样一个契机。

航拍下的乐明村、源美术馆

 

在生存之外,乡村与艺术并不是绝缘的。在生活之外,艺术带来的是无限的可能性与创造性。

 

文章来源:CSR环球网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MjQ0NTQ5NA==&mid=2651383013&idx=1&sn=266fef81109f603d6e25c58c751a2729&token=1178909884&lang=zh_CN#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