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导员们的身份背景各不相同,她们有些是高中老师、有些是社工、还有的是在校学生,但对于性教育的热情却让她们走在了一起。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探索其中几位辅导员的故事,见证她们的突破和成长。

 

6月24日晚,为期近一个月的绿芽亲子性教育辅导员培训告一段落。在这段时间里,来自全国各地的21名性教育辅导员们共同完成了专家授课和课程实习的环节。

 

尽管这些辅导员们的身份背景各不相同,她们有些是高中老师、有些是社工、还有的是在校学生,但对于性教育的热情却让她们走在了一起。

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探索其中几位辅导员的故事,见证她们的突破和成长。

她们分别是积极热心的老师吴培娟、勇于挑战的社工刘璐、严格谨慎的社工陈兰和温暖感性的社区项目负责人叶文婷。她们在性教育的路上有不同的步伐,但一样有了不少的进步呢。

 

第三和第四位介绍的辅导员是陈兰和叶文婷。她们以前已经致力于性教育,现在,她们说自己还要更多地完善自己的性教育课程。

提起自己做性教育的开端,在深圳做社工的陈兰并没有描述得很复杂,“很多时候家长不知道怎么跟孩子沟通身体发育的知识,还有孩子从哪里来这些问题。”她觉得家长有这样的需求,但是这类项目又很少,就索性自己开始做性教育了。

绿芽的儿童性教育教具,让孩子认识身体和生命的来源

陈兰所在的深圳市罗湖区晨曦社会公益服务社所做的性教育主要集中在小学阶段的儿童和家长。她是性教育组的负责人之一,目前手上有两个项目,跟学校合作开课的同时也与社区合作办讲座,主讲人主要是请深圳其他做性教育机构的人员来担任。

“我自己对性教育也算懂,但还是他们专业的来做会更好。我算是这个项目的管理者和推动者吧。”她说“推动者”这三个字前停顿了一下,语气带着一丝笑意但又很坚定。

至于为什么要参加这次绿芽的培训,她觉得,“我会需要对性教育有很多理解——更多理解,然后设计出更科学的性教育项目,以及学习性教育项目的管理方法,比如如何甄别性教育老师。我不想做偏。

同样是项目负责人的叶文婷则在安徽太阳伞儿童慈善救助中心(以下简称太阳伞)工作。

2014年暑期在合肥参与太阳伞的助学项目走访调研的过程中遇到一个初中小女孩被同村老人性侵犯后怀孕辍学的事件,很受触动,觉得自己一定要为孩子的健康成长做些什么,就开始特别关注性教育这个议题。

绿芽的动画视频让孩子认识自己的生体权利

刚好2014年下半年和2015年太阳伞开展了性教育讲师培训,邀请了爱成长和绿芽等机构的老师来讲课,她便积极参加了培训和后续性教育课程实践活动

现在,她所在的太阳伞已经把性教育作为工作重心,会请性教育资深人士给老师、社工、家长做培训,介绍性教育的理念,讲述一些上课技巧和绘本的使用方法,支持他们给孩子们做性教育;同时,机构成员也会自己去学校给孩子们上课、做宣讲活动。

“来上绿芽这次的培训课就是因为想学学自己怎么给家长上课吧!”

作为本身对性教育有一定了解的性教育工作者,她们对性教育辅导员的培训的内容接受度很高。在上课时除了学习一些理论知识外,她们也会去关注怎么样的课有趣,怎么样的可才能吸引到家长

陈兰和叶文婷一致觉得给绿芽农家女线上授课的实习环节体验最有趣,也收获最多。家长性教育辅导员分成四组,小组内合作分别完成30分钟不同主题的线上课。对陈兰来说,备课和授课环节中绿芽工作人员的不断跟进和辅导,让她觉得很有借鉴性

“我们小组分工,每人做一部分,我的任务是整合讲稿。”陈兰介绍说她拿到一稿的时候就觉得问题比较大,因为有很多重复部分,整体也比较长,半个小时的上课时间讲不完。随后,绿芽给小组一稿的反馈里面删了很多字,也改了很多内容,都有详细的批注为什么、建议怎么改。

对辅导员的督导与跟进同样让叶文婷感触很深,但她对这次培训印象最深的是线上课的组织。实习过程中,辅导员们要自己写讲稿、做ppt,也要担任主持人和主讲人。

叶文婷开展性教育讲座

亲子性教育课程刚结束,叶文婷已经开展了一次家长性教育宣讲会,陈兰也准备自己和机构的小伙伴一起在下个月给社区家长们开课。陈兰和叶文婷都已经开始准备更加直接地参与到性教育授课的过程中。

每一个性教育辅导员的故事,都让我们更加坚信,性教育这条路,我们走得并不孤单。性教育这个领域需要更多的光去点亮前路的黑暗。未来,我们期待能在性教育的道路上遇到更多的同行者。

扫码捐赠,让更多乡村儿童获得性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