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时报 张柳静)外出打工的青年开始返乡创业、留守的妇女可以在家门口赚钱……在一群公益创客眼中,只要能将留在乡村的人群有效地组织起来,通过资金扶持、技能培训等,挖掘他们的原生力量,就能激发其自主性。在这些力量的支持下,社区厨房、复兴苗绣、乡村美术馆等改造项目陆续出现,唤醒了往日沉寂的村庄,让美丽的乡村再次焕发生机。

挖掘妇女力量 促成特色村庄改造

蔡文方是绿芽基金会的理事长,主要关注留守儿童与乡村妇女。在她看来,留守妇女的身上潜藏着很大力量,将她们组织起来,参与村庄公共生活,乡村改造势必可以“事半功倍”。

2013年3月,蔡文方出资40万元,再从8家企业中筹得了200万元,成立了绿芽乡村妇女基金会。据介绍,基金会首先会对村庄进行调研,选出其中较为积极的参与者,再根据村庄特色进行相应项目改造,项目包括图书角、养老院、休闲旅游中心等。项目初期,基金会给予2000~5000元的资金支持与技能培训等,同时进行跟踪、陪伴,后续也会根据其成果及发展来给予相应支持,减少项目盲目性。

在公益力量支持下,有村庄的妇女们改造起了民宿,将一间闲置的老屋改造成了社区厨房,为外来游客提供当地农产品。同时,她们还组织了“生态种植小组”等,选择用生态的方式种植番薯和洛神花,并利用青梅加工成青梅酒、青梅酱、青梅精等不同产品。

复兴传统苗绣 带动村民实现创收

湖南湘西的花垣县水桶村是一个纯苗族的村落,传统的苗绣手工艺被列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不过,近年来,绣娘们却因绣品没有销路而放弃了传统苗绣工艺,村中的年轻女子也不愿传承……如今,这个困境正得到破解。

2016年9月,致力乡村改造的黑土麦田公益机构正式入驻水桶村,来了3名“驻村创客”的大学生,何艳艳就是其中之一。经过2个月调研,何艳艳和小伙伴们与当地妇女一起成立了“花垣县水桶村苗绣之家”,还以“传承苗文化”为主题,在苗绣之家组织苗文化学习,并在节日之时于村庄举办公共活动,牵头组建了广场舞文艺队等,大大激发了当地妇女的积极性。那些曾经对苗绣失去了兴趣的妇女们,又重拾了这一技艺。

为了能把苗绣销售出去,为村民实现创收,她们将现代设计与传统纹样相结合,满足当下受众的需求,并将苗绣带到了自己校友会现场和其他活动场合,为它寻找平台。此外,她们还为村庄建立了农民专业合作社,销售野生猕猴桃、腊肉等农产品。在拓宽销路上,这3位创客也进行了很多尝试,通过产品质量控制、与村民及顾客进行供需沟通、将深加工产品集中起来完成等方式,为村民实现了创收。据了解,短短一年时间里,黑土麦田公益机构的30名创客就在15个村子里建立了合作社,为村民创造了100万左右的收入。

以艺术为媒

建立乡村美术馆

“如果村里有相对多元的文化活动,外面的人进来停留的时间就会更久一些。”在艺术家陈晓阳看来,如今的村庄留不住人,就是因为村里的文化、休闲等过于单一,年轻人都只有逢年过节才回来。为此,她想通过艺术的力量,为乡村带来一些改变。

2016年11月,陈晓阳及许越、李响等艺术家就来到了乐明村,开展了一个月的艺术驻地活动。之后,她决定要在村庄建起一座美术馆,让艺术与村民长期陪伴。通过众筹,一座两层高的乡村美术馆已在乐明村着手开建了。

据悉,类似的公益项目之前也曾出现过。2004年,云南就出现了个立足乡村的艺术实验室项目,集中了几十位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在深圳的一个古村落,也有对返乡的青年艺术家夫妇,将废弃的村角修整后做了工作室,又将村委会改造成了美术馆。

“我对乐明村观察了一年多,并通过艺术驻地计划的测试,看到当地人的积极反应。”陈晓阳认为,艺术是唤醒一座村庄活力的重要基础。“中国乡村的真正改变,一定不是始于简单的物资与财力投入,而是始于人心的改变。”

业内声音:

好的筹款项目

可以吸收参与者

不管公益形式如何创新,这些创客们都会遇到经费的问题。据了解,目前公益筹款和公益参与成了新趋势,各类互联网众筹平台也成了传统渠道的有益补充。“单向捐助是以往公益机构的主要资金来源,但‘但行好事,莫问回报’的单方面付出总是不可持续的,而公益众筹是双向的,公益机构在获得资金支持的同时,也要付出一定回报。”公益众筹从业者黄一真认为,这种联系可以拉近双方距离,更直接地对项目进行监督。

清华大学副教授贾西津也认为,这种趋势使得公益兼具趣味性、分享型,让小额而广泛地参与模式成为了可能。“一个好的筹款项目不仅是筹得资金的过程,也是吸收参与者和观念普及的过程。”不过,她也建议,越是传播力大,公益组织越需要事前充分完全地公开信息,事后还需交代,以保障公信力和保护自身品牌。

(转载自信息时报,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