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文方:坚信社会内生力量,欢天喜地地迎接中国公益界最大盛会

 

一个见证了中国商业版图剧烈变迁的女人,在一头扎进公益行业之后,她的心中感受到的是一种怎样的“中国发展观”与“中国公益未来图景”?

 

多年以后,蔡文方每每回想起那几年,生意伙伴下游群落发生的不动声色而又剧烈的大变迁,就越发坚定地认为,中国公益的未来,中国人公共生活的发展,“希望必在民间”。

大约1995年前后开始,已经习惯了与国有企业客户打交道、一度有了几分清闲的蔡文方,不知不觉变得越来越忙碌。有一天,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正在见证中国经济版图剧烈变迁的历史时刻。

大约自1995年始,蔡文方便坚定认为,促进中国进步的力量必在民间。图为其当年到塞浦路斯出差时的留影。

这几乎是那个时代中国非垄断行业的一个缩影。她发现,一段时间以来,随着“下海潮”高峰的来临,原来的国有企业老客户在迅速减少,取而代之的是数量越来越多新生一代的私营企业。“原来的老客户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市场被他们的新对手们迅速蚕食。”蔡文方说,从那时起,她便坚定认为,促进中国进步的力量必在民间。

蔡文方变得忙碌的原因,除了小而新的客户数量越来越多,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新客户向她提出了越来越多的产品需求,从品类、规格到各种技术要求,有越来越多的来自市场的诉求,需要她去回应。

蔡式招牌式笑容。

就像今天,她每一天都带着她那招牌式的笑容,欢天喜地地迎接公益行业的每一个变化。天生喜欢改变的她,对彼时那些小而新的小客户报以了极大的耐心与热情。这种天然的性格优势,给她的生意带来了极大的成功,短短几年,她领导的和氏璧化工就成了其细分领域规模最大的企业之一。

海外生活,公益“启蒙”

2000年,在事业做得最为风生水起的时刻,蔡文方因家庭生活安排的变化去加拿大定居了3年。

 

加拿大定居期间。

一同过去的有她正在上幼儿园的女儿。蔡文方发现,在女儿的学校,很多父母一有时间就去学校做义工。母女俩有时周末一时没有找到好的去处,就能发现身边有许多平台提供许多小机会,给人发挥自己特长与潜能,例如教孩子画画,给孩子们讲故事,去溜冰场教孩子们溜冰……而自己的孩子,也能从中找到各种有意思的活动。她还发现,不仅学校,自己居住的社区,获得诸如此类社区服务,以及“施展自我才能”的机会亦比比皆是。

“那些事情其实都是非常小的事情,几乎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参与。我们不要以为青海、西藏、大凉山、小凉山才需要我们帮助,在我们身边就有很多的公益机会。”蔡文方说,在加拿大的生活,完全改变了她过去在国内对公益的印象。在国内生活时,蔡文方早在1995年就开始全面支持湘西保靖的茅沟小学,此后一直对各种公益慈善活动有广泛参与,即便如她这样一个准“老公益人”,也没有想到西方国家的公益慈善如此普遍而平常,无论资助者与获益者,均抱有一种“去道德化”的平等、平常之心。

 

蔡文方早在1995年就开始全面支持湘西一所小学,后来,绿芽基金会发起了一项“阳山助学行动”。图为阳山助学现场。

蔡文方注意到,一个被社会组织、公民社会普遍覆盖的社会,人生活其中,与原来在国内社区生活的感受,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巨大差异。

“比如我们回到小区,你的小区环境可能还不错,但是你会发现你真的很孤独,你连一个人都不认识……这个时候如果有社会组织、有公益项目,他们会日常性地开展一些社区工作,你就会感受到整个小区的氛围有点不一样。”蔡文方说,“一个训练有素的社区公益机构,会对社区存在的问题与需求,有极好的回应能力。”

 

加拿大的社区生活十分丰富,社区公益机构会及时回应居民的需求。 ( 网络图片)

加拿大的几年生活,让蔡文方对社区的需求有了极好的敏感性与判断力,这一点,为她日后回国后先后参与发起的几个公益机构的风格所印证,尤其是后来的绿芽基金会,对社会问题、社区需求响应及时、行动快速有效,几乎成为行业所公认的特征。

广州公益界的“蔡姐”,公益创业“天使”

 

早年从事外贸行业的蔡文方,很快就融入了当地的生活,在海外生活的几年里,她去女儿的学校做义工,去管理图书馆,去社区中心帮忙,去女儿学校的义卖会做烤肉师傅……她像一块磁铁一样,总能把各种各样的人聚集在自己身边。喜欢旅行的她,成了周围邻居旅行的组织者,曾经一度组织了7个家庭去旅行,他们去远足、露营,去阿拉斯加,去纽约,去美国西部……

直到有一天,蔡文方突然对频繁的旅行感到厌倦。后来她意识到,那可能是内心深处对“意义感”不满足的失落。

在海外生活的几年里,蔡文方几乎尝试了各种各样的旅行方式,自驾车旅行、房车旅行、火车旅行乃至直升机旅行……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对这种频繁的旅行生活感到厌倦。后来,蔡文方才意识到,那可能是内心深处对自我、对社会寻找某种“意义感”的不满足的失落。

2003年,蔡文方从加拿大回到广州,除了继续参与一些过去的商业上的事务,她开始有了更多的时间来关注身边的社区生活,积极参与身边的诸多可为的事情。

后来回到广州,蔡文方广泛参与各种社区活动。图为绿芽“童行计划”儿童性教育社区活动现场。

真正体现蔡文方对社区事务回应的能力,是一次她自己所居住发生的一件事情。2010年,在她邻近的广州碧桂园小区发生一桩家暴惨剧,一名11岁的儿童被父母失手打死。“就在自己身边的小区里发生这样的事情,实在让人难以接受。”她和5名业主共同发起成立了“广碧关爱儿童中心”,当她从广州市民政局的工作人员手中接过登记证书的时候,对方告诉她,“小蔡,恭喜你啊,你这可是广东省第一个民间性的关注儿童问题的NGO啊!”广碧关爱儿童中心后来参与了多起儿童受虐事件的救助,包括著名的港童彤彤受虐事件。从此以后,蔡文方开始致力于将社区的公益活动常态化,将之变成人人可以参与的日常生活。

协助同业取得合法身份几乎成为了她的一个“副业”,并以生意积蓄广结善缘,后来影响力遍布全国的“荒岛图书馆”,第一笔“天使资金”就来自她的捐赠。

牛刀小试的蔡文方开始成为广州公益界的活跃人士,成为此间公益江湖中的“蔡姐”。已经从广东率先全国开放社会组织登记政策中尝到甜头的蔡姐开始积极为公益积极分子们张罗“合法身份”的事情,这也几乎成为了她后来的一个“副业”,在她的“穿针引线”之下,关注流浪动物的广州爱笑天使动物保护中心、关注垃圾和环境的宜居广州生态环境保护中心、关心刑事犯罪当事人家属的“天祥关爱”等一批NGO相继成立。除此之外,她还将过去生意场上留下的积蓄用来广结善缘,除了帮忙NGO注册,还给人送去“第一桶金”,如后来影响力遍布全国的“荒岛图书馆”,第一笔“天使资金”就来自她的捐赠。

注册绿芽基金会,引领公益专业化之路

 

一个偶然的机会,蔡文方认识了中国最早关注乡村妇女的公益组织“农家女”负责人谢丽华,并为后者的“才华、热情所吸引”,成了“乡村妇女的粉丝”,这也为后来绿芽基金会的成立埋下了伏笔。

2013年3月6日,广东省绿芽乡村妇女发展基金会在广州正式成立,原始注册资金200万元。蔡文方自己先拿出了40万元,并利用自己的同学、企业家朋友等资源,从8家企业筹集了这200万元,并被推选为基金会理事长。

 

2013年3月6日,绿芽基金会在广州中山大学小礼堂成立。

绿芽诞生的开始,就选择了一条逆流而上的道路。基金会成立不久,希望找一个乡村开始启动培育妇女骨干,以此推动乡村发展。在众多有各种自然资源或文化资源的备选村落中,绿芽最终将眼光投向了一个毫无特色的乡村——从化乐明村。这个看似无心的选择,从一开始就昭告了绿芽基金会的勃勃雄心——她要在一个极为普通的村子里,寻求一条普遍适用于中国农村发展的工作方法,并以此线索推动中国农村的改变。

乐明村位于从化北部山区,距广州约130公里车程。2013年3月,绿芽基金会正式进村,并首先将一座废弃的村小改造成绿芽的驻村基地,同时亦用来作村民的公共活动空间。以此为依托,绿芽在这里推行了“垃圾不落地”“乡村美厨娘”“源味厨房”“半乡学堂”、水源保护、生态种植、妇女赋能培训、“良源物予”农产品开发等系列行动,使这里的自然环境、经济状况以及村民的精神风貌均有较大改变。

 

距离广州130公里的乐明村是一座极为普通的乡村。    航拍/徐杰

蔡文方说,绿芽在乐明做的第一件事是推行“垃圾不落地”,这件“小事”极大地改变了一个乡村的外观,也为村民内在精神的变化打下了基础。“原来流经村子的‘石头溪’里到处都是农药瓶、塑料袋等生产生活垃圾,这可是流溪河的水源哦!”蔡文方通过与阿拉善SEE珠江中心合作,将乐明变成了一个从里到外难得一见的洁净乡村。

乐明村最大的特征就是没有可以用以拿来快速“变现”的自然景观资源或人文资源,这就要求绿芽必须更多地从内在实质入手,找到一个乡村发展的密码。蔡文方认为,绿芽必须与那种投入大量财力与物力的农村扶贫区别开来,而要从人心入手,从乡村的善治入手,积累一点一滴促使乡村进步的内生力量。

“垃圾不落地”改变了一个乡村的外观,也为村民内在精神的变化打下了基础。   摄影/广州日报 陈忧子

蔡文方将自己几十年积累的各个领域的人脉,一批批地带入乐明村绿芽基地的民宿小住。她细心地观察着他们与村民的互动与各自的诉求。她发现,人的流动,带来了信息与观念的碰撞,也给村里的人与外面来的人留出了思考一些问题的空间,同时,也会促成一些实际性的东西落地。比如,她将台湾的农业博士蔡旺根、华南理工大学专家袁兴穗等专家带进村,为村庄的生态种植提供专业诊断和解决方案,这种“去农药化肥”生态种植不仅降低了成本、改善了土壤、保护了水源,也使得当地的农业发展有更好的持续性。

在这种思路引导下,绿芽决定将原来的基地升级为“半乡学堂”。“半乡学堂”正是取“一半乡村一半城”之意,致力于构建一个城乡互动、多方合作、资源与价值导入、发展乡村自组织的公共空间与平台。2016年,绿芽在全国推动了首批10个“半乡学堂”的落地,这一批“半乡学堂”风生水起地给当地乡村注入了一种新的力量,也给村民的生活带来了新的变化。(更多半乡学堂案例请查阅绿芽公众号历史信息)2017年,绿芽决定进一步推进“半乡学堂”的推广范围,在99公益日推出10个新的“半乡学堂”。(支持半乡学堂,请扫文尾二维码)

 

乐明“半乡学堂”的公共空间。“半乡学堂”致力于构建一个城乡互动、多方合作、资源与价值导入、发展乡村自组织的公共空间与平台。   摄影/广州日报 陈忧子

从“半乡学堂”到“源美术馆”的背后

自己也作作画、对艺术非常敏感的蔡文方从一开就将绿芽塑造成一个极具现代性与时尚感的机构,无论是广州绿芽总部,还是乐明村的绿芽基地、民宿、源味厨房,都富有现代艺术的印记。

蔡文方相信艺术本身由打破人们生活日常的作用,也可以让村民日复一日的生活抹上一丝亮色。前两年有一次去到村里,她看到村民学着绿芽基地的样子,在自家的庭院里种上了花,还做了一些园林小品,回来广州就到处跟朋友们说。因为在她看来,这些细微之处,正是村民内心深处对自己原来想逃离的乡村生活重新焕发了热情的见证。

村民学着绿芽基地的样子,在自家的庭院里种上了花,还做了一些园林小品。在蔡文方看来,这些细微之处,正是村民内心深处对乡村生活重新焕发了热情的见证。   摄影/JHB

2016年,蔡文方将人类学学者、艺术家陈晓阳带进村里。不久之后,在陈晓阳的召集之下,一批艺术家开始在乐明做了为期一个月的艺术驻地计划。这个驻地计划,无论对陈晓阳还是绿芽,都是一次珍贵的测试,他们发现,村民们并没有对过去未出现在他们生活中的艺术表示漠然或排斥,而是给予了积极的回应与热情的参与。同时也进一步印证了大家原有的一个共识:支持乡村发展,不能仅仅考虑可见的事物,而要更多考虑人心的唤醒与重塑。

陈晓阳对蔡文方说,乡村并不需要太多“无关”的艺术,而需要有长期的乡土性的艺术的陪伴,她要在这里改建一座乡村美术馆。蔡文方尽管知道在中国当下,由一个公益机构来筹建一座乡村美术馆,公众可能存在认识上的鸿沟,但她审慎思考之后,决定支持艺术家们的行动。蔡文方说,“作为一个由企业家作为主体发起的基金会,要敢于承担一定的风险,在决策上需要更加进取,也要在专业判断上比一般人看得更远。”(更多源美术馆的信息请持续关注我们的公众号,亦可在文尾扫码查看项目详情。捐助源美术馆,用艺术唤醒一座村庄)

蔡文方审慎思考后决定支持艺术家们改建源美术馆的行动,她认为绿芽要在专业判断上比一般人看得更远。   航拍/徐杰

从半乡学堂到源美术馆,其背后蕴含了绿芽基金会的乡村发展逻辑,也蕴含了一个专业NGO的行事方式与远见。乐观热情的蔡文方,总是喜欢把一切事情做得欢天喜地,身边的朋友也总是被她这种心态所感染。2017年的腾讯99公益日来临,蔡文方和她领导的团队,也在与所有人,欢天喜地地迎接这个中国公益界最大的盛会,见证一个更富有爱与力量的社会来临。

 文 | 江海波


如果您想更多帮助绿芽基金会

您也可以:

1)将本文转发到您的朋友圈;

2)在腾讯乐捐的页面里发起“个人一起捐”或“团队一起捐”

3)关注绿芽基金会微信公众号,持续了解我们的理念与行动


 长按扫码捐助半乡学堂

为 乡 村 姐 妹 撑 起 希 望

进一步了解半乡学堂,请长按识别上面的二维码

查看“项目详情”,并进一步“展开全文

您即可了解

半乡学堂

如何改变一群乡村姐妹

和她们所生活的

中国农村


 长按扫码捐助源美术馆

用 艺 术 唤 醒 一 座 村 庄

进一步了解源美术馆,请长按识别上面的二维码

查看“项目详情”,并进一步“展开全文

您即可了解

一座乡村美术馆的

缘起与理念

以及她的系列计划

与非凡意义